• 你好,欢迎来到高铁专业、幼师专业、护理专业、卫校等热门专业招生学校信息平台!
职业学校招生 > 动态 > 行业资讯 >

郭德苹:叛逆女孩的艰难求学路

发布时间:2019-10-29    来源:职校信息网   阅读:人浏览

 

但是,郭德苹没有叫父亲,因为几年不见,她对父亲其实已经“很陌生”,而那份酸酸的感觉大抵就是血浓于水的亲情。

不顾父亲的极力反对,郭德苹回到以前的中学,从初一开始上起。重新回到学校后,郭德苹很用功,班上76个同学,她能考到前15名。但是,后来因为数学严重偏科,郭德苹并没有考上重点高中。

从大学到职校 李华的回炉之路

陈媚:我在五月花上大学

后来,郭德苹回到成都宜宾老家,在镇上找了家超市帮工,每个月350元,包吃包住。4个月下来,郭德苹对自己说“必须回去上学,不然一辈子就完了”。

“生活再难我都不会畏惧。在五月花,我将努力学习专业知识。我相信,我的明天会好起来的,总有一天,父亲会对我刮目相看。”那一刻,郭德苹的眼里充满了对未来的无限憧憬。

在家里“游手好闲”了大半年后,郭德苹觉得“没意思”。于是不顾父母反对,她跟着叔叔坐火车去到了浙江。当在父亲打工的厂房看到父亲的第一眼,郭德苹心里酸酸的。父亲和母亲在同一家茶厂上班,分别做茶叶搬运和包装的工作。郭德苹看到父亲时,他正在扛着一大袋茶叶,浑身上下布满了厚厚的灰尘,“只能看见一双眼睛还在动”。


暑假里,郭德苹在电话里听同学说要到成都五月花高级技工学校学习电子商务专业,她高兴得跳了起来。“以前在电视里看到成都五月花高级技工学校的时候,我总是想,将来有一天能到里面读书该多好。”挂了同学电话后,郭德苹下定决心,“不上高中,就上成都五月花”。

初一上了一学期后,郭德苹读不下去了,干脆辍学在家。“反正爸爸说考不上重点高中,就不要读书了。”郭德苹说。

李枭:将来有一天我也会上五月花成功学子榜

相关链接:

6岁前,父母都在身边,郭德苹觉得那时候父母很爱自己,学习上也有人督促,成绩不错。6岁后,父母带着刚刚出生的弟弟去到浙江打工,郭德苹由奶奶照顾。刚懂事的她,觉得自己被父母抛弃了,也开始自暴自弃,从小就很叛逆,“奶奶根本管不住”。

现在的郭德苹,用她自己的话来说,“懂事了,不再叛逆,知道自己要什么了”。而六年前的她,初一读了半年就辍学在家,无所事事,每天最爱做的事情就是“拿着父母在浙江打工寄回来的钱买衣服和吃的”。

在浙江的三个月里,郭德苹似乎变得懂事起来了,每天帮父母做饭洗衣服,有时候还会去厂里帮母亲包装茶叶。郭德苹也想去打工挣钱,为父母减轻负担,但是因为年龄太小,没有厂敢录用她。

王三千:过去民工,现在IT男

人生十字路口,525分高考生王波这样选择

父亲不给学费怎么办?“我只好给姑妈打电话,跟她说我的理想,告诉她我会好好读书,将来靠自己的努力在社会上立足。”郭德苹说,一向疼爱她的姑妈将自己省吃俭用的所有积蓄借给了她。拿着这借来一万块钱学费,郭德苹在成都五月花报名了,开始上课了。“但是学费还差三千,过两天我还得回宜宾老家找亲戚借钱。”郭德苹说。

中考失利后,父亲要求郭德苹外出打工。“可是我不想一辈子打工,不上高中,也该学门技术。”郭德苹极力反对父亲的要求。

但是父亲的反对更加坚定。郭德苹只好只身一人来到成都,兜里揣了300元钱。到学校报名咨询中心了解以后,郭德苹说,五月花她读定了。学校“技能+学历”的教育模式让她对自己的未来很有信心。

“父母外出打工挣钱不就是给自己花的吗?” 郭德苹说自己当时真是这么想的。直到现在,她才明白,原来那是因为想念父母,所以才用这种极端的方式引起他们的注意。

“晃荡几年后,我发现唯有读书才能改变命运,才有能力独立生活,更重要的是让父亲看得起我。”这是18岁女孩郭德苹的心声。面对父亲对她求学的反对,郭德苹并没有停止对梦想的追逐。她说,到五月花上学,曾经是她的梦。

成都五月花高级技工学校2019级新生郭德苹

升学咨询
留下您的问题,稍后会有老师联系您!
学生姓名 手机号码
QQ 户籍地址
意向专业 学历
不影响填写志愿,正式报名需到校
上一篇:拆掉“局限墙”,未来经济离你有多远?
下一篇:没有了
推荐阅读